人間四月,華枝春滿

發布時間:2019-04-10 15:19:29  來源: 槐蔭區南辛莊殘聯 李錦 瀏覽量:0
    我家里飼養著一只黃色的鸝兒,美曰“小黃雞”。啪---啪---啪,那聲音又輕又柔,帶著一絲膽怯和試探,啄著籠。啪嗒啪嗒,許是覺得這樣的試探過于無聊,那聲音索性放開了嗓門,把鳥籠當作琴弦,干脆利落的聲響開始帶上濃重的尾音,一聲又一聲,執著地唱著。聲音越來越響,也越來越清晰。放下手中的書,我微微地笑了。原來,不僅僅是鳥兒,而是一群紛亂的雨點造訪我的窗。
    人間最美四月天。濟南的四月,到處都是美的。隨便開車出去轉轉,都能邂逅一份美好。且不說大街小巷隨時都會撞入眼簾的迎春和連翹,更不用說那些整整齊齊列隊而來的桃李芬芳,單是人家院落里不知何時就會冒出來的一樹芳華,就足以讓你莫名的驚詫和感動。有時,是一樹桐花,從高高的院墻上伸出粗壯的胳膊,腕子上掛滿了成串的紫色鈴鐺;有時,是一列楸樹,從高高的云端捧回一樹芳華;有時,也會是幾叢眉眼盈盈的菜花,從人家的柵欄里探出頭來......也許,春天的美好,就在于它的未知,在于它的不可預料,隨時,都有不期而遇的美好。就好像這一刻,這不期而遇的雨聲。 
    樓下的小花園,一天到晚都是喧鬧的。小小的廣場上,玩鬧的孩童總有消耗不完的快樂時光,推著嬰兒車的大人們,總有談不完的育兒經。到了傍晚,也總能聽到鄰家的男主人揚著嗓子換他的兒子“孩子,吃飯了.......”直到貪玩的男孩被揪著耳朵提進家門。小花園里逐漸安靜下來,雨聲到訪的這一刻,往日里一切的喧鬧都消失不見了。世界安靜下來,花朵安靜下來,只剩下這淅瀝的雨聲,在寂寂的花園里獨自回響。
    雨中的紫藤,越發晶瑩剔透,蕩人心魂。我舉著手機,對著它一陣狂拍。橫著拍,豎著拍,站到欄桿上,離近了拍?;ㄔ謚ι湘倘磺承?,我也不自覺地回以笑顏。我想和它說很多很多的話,卻又覺得哪一句都是多余。
    亭子里端著茶的老大爺也在笑。在這樣的下雨天,遇到一個像我這樣上躥下跳的花癡,對他來說,也是件饒有趣味的事吧。旁邊那個撐著雨傘的姑娘,可一點也沒有受到我的影響------她安靜地坐在那,好像已經來了很久了。她的目光,始終定格在同一個方向,連姿勢都沒有改變過。細碎的花瓣在空中打著旋兒,跌落到她藍色的小傘上,久久不肯離去。那淺淡的顏色,如同女兒的心事,清新而又一覽無余-------藤花一路不回頭地往下開,而她要等的人卻還沒有來。
    其實,每個人心里,都住過一個要等的人。所不同的是,人到中年,月到中天,一切塵埃落定,即便心外繁花似錦,心內也已是老僧入定,波瀾不驚,那樣執著的等待,都交付給了萬里江山。
    人間四月,華枝春滿。真想與這紫藤花下,也泡上一壺老茶,與時光對飲,深深凝眸,靜靜收藏。一人,一茶,一院香,就這樣安靜在歲月里,妥帖而又安穩。即便花事轉涼,我已在心里種下一樹芬芳。
    紫藤的花期會一直延續到五月。倘若你來,一切的美好,都還來得及,細細品嘗。人世間有多少恰逢其會,就有多少陰差陽錯。最好的結局無非就是,恰好你來,恰好我在。